© 2019 by Raleigh Hong Kong

The Raleigh International ( Hong Kong ) Limited is a registered charity under Section 88 of the Inland Revenue Ordinance. (Inland Revenue File no.: 91/3386)

Screenshot 2019-11-10 at 4.04.08 PM.png

閾限之間:記於坦桑尼亞的1848小時

November 5, 2019

倘若這gap year是一場進入社會前的成人禮,那麼身於坦桑尼亞的我便完全進入了「閾」(liminality) 中。身於「閾」內的人脫離原來的狀態,但尚未得到新的身份,於是陷於一個對自我和對外關係模糊的狀態。當我懷著對貧窮、致命疾病和人身安全等等的恐怖想像進入坦桑尼亞,置身於全新的地理環境、氣候、生活習慣、文化中,與背景和年齡不一的venturers共事三個月,多變的環境迫使我脫離固有的身份和思考模式,以清空自己、歸零留白的方式觀察每一刻的流動並一步一步重塑自己。透過當下的覺察和手上的日記,我努力贈予自己一份內心的澄明,找到正視和轉化自己的能力,繼而有意識地回應身邊不斷變化的人和事。空白縱然可怕,但卻使我重新發現生活和生命的可能性。
 

坦桑尼亞簡樸的生活條件和物質上的缺乏令我看到事物的純粹和本來的價值。為減少250公里遠征時的負擔,我的背包裏只有最必要的生活用品,而我亦實行了更徹底的digital detox,完全脫離外界的干擾。每天除了穿越不同的村莊和山林合共大約十多公里的路程外,閒時便以對話、閱讀、寫日記和煮食充實生活。我仍記得躺在樹下閱讀時,跳到書上緊緊盯着我的蚱蜢;亦能記起每次跟trekman一同手造的柴火麵包的味道和口感。我喜歡與隊友大汗淋漓倒頭睡在每個中途站的草地上、跳進河裏洗澡洗衣服、躺在石頭上看星星、躲在帳篷裏聽雨點打在外帳上的聲音。我享受大自然給予的空間和陪伴,亦滿足於人與人之間日積月累的微妙關係以及毫無掩飾的真實感。在物質最匱乏的日子,遇到質樸的人,體驗生活的簡單,這確立了我對減低物慾和極簡生活的追求。

 

空降到村莊裏進行社區工作,需要學會在短時間內了解社區的運作、融入人群中,並主動開展工作、與不同的群體周旋角力。雖然偶有「香港人大概不會這樣做」的想法,但只要慢慢地撇開既定的判斷,換位思考並傾聽和觀察別人的需要,便能在內滋養尊重和同理,而非以施予者居高臨下的姿勢凌駕當地居民,進行真正符合社區條件及生活文化的教育工作和社區建設。知道這些工作對社區和環境的意義,就能在滿滿的疲憊感中,多擠出一點力氣填泥管、運水泥、搬磚頭、畫壁畫、挖路。當村民不再忌諱月經,女生能在青春期少一點迷惘、多一些朋輩支援;當學生明白甚麼是白喉霍亂瘧疾、並建立一隊擁有足夠知識和能力教育其他學生和村民的學生組織Swash Club;當學生擁有一個可以真正照顧他們需要的衛生設施;當原始森林得到保護,我看到這一年多來,多個到訪的雷利義工團在社區裏聚沙成塔的努力以及堅持下去的原因。

 

記得在衛生設施正式開幕的前一天,我和三位義工左手拉着長長的膠喉,右手執着數支掃帚清洗廁所。遇上突如其來的大雨,自發參與的學生不斷湧進那狹小的空間裏。我們一邊淋雨、赤腳在積水上跳舞唱歌,一邊用掃帚推走污水,後來甚至演變成一場只有笑聲的水戰。隨着坦桑尼亞的溫度和濕度不斷攀升,人的距離愈來愈接近。以人和環境的福祉作依歸,與人建立深刻的連結,是我對人本工作的體會。

 

Gap year 過去了,我亦通過了閾,變成新的我。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Please reload

Archive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

I'm busy working on my blog posts. Watch this space!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 Facebook Basic Square
  • Twitter Basic Square
  • Google+ Basic Square